甘肃企业服务网
咨询热线
0931-18109467397
Enterprise service network in GanSu province

企业服务
以交付品格的价值观为客户提供服务,深得客户信赖

多地非法拆解铅蓄电池年入千万,酸液直排下水道,周边土地寸草不生!

发表时间:2018-12-11 11:34

2018年,随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加强对环保工作的“回头看”,据统计,广东、江苏、辽宁、安徽、湖南、山西、广西、北京等多地进一步开展了涉废旧铅蓄电池污染环境违法犯罪案件专项打击整治工作,抓获犯罪嫌疑人数百名。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达到上亿元,非法收购、拆解废旧铅蓄电池的数量最大的有近2万吨

小作坊年入逾千万

在已公布的案件中,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江苏省最大的一起废旧铅蓄电池环境污染案。在该案件中,涉案工厂已经停工一年,在一堆黑色化学物质的旁边,一些树木陆续枯槁死亡。

经环保部门调查,这片已被污染的土地和水源主要污染物是重金属和酸。专家表示,倾倒含铅溶液后,被污染的土壤大部分会寸草不生

非法拆解铅蓄电池年入千万,酸液直排下水道,周边土地寸草不生!

江苏这起案件,发生在淮安市淮阴区。2017年9月,当地居民发现,附近的工厂常常传来一股股臭味,于是向当地环保部门举报,最后环保部门联合公安机关一起查处了此案。

经查,陈某等14人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先后从上海、南京、高邮、泗阳以及淮安本地收购废旧铅蓄电池进行非法拆解,炼制铅锭。

陈某等人通过非法收购、拆解的废旧铅蓄电池总重量高达18600余吨,共炼制成铅锭9349余吨,涉案金额达1亿多,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业内专家表示,该案带来的生态环境损害虚拟治理成本至少需要2000万元

非法拆解铅蓄电池年入千万,酸液直排下水道,周边土地寸草不生!

今年33岁的陈某,初中毕业,2010年经朋友介绍到山东做收购废旧塑料生意,后来,他得知收购废旧铅蓄电池很赚钱,便想做这门生意。

2016年,陈某回老家过年时遇到在苏州打工的老乡张某,聊起自己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分别出资30万元开始收购废旧铅蓄电池。后来,他们发现对电池进行拆解并用来炼制铅锭更赚钱,于是开了一家废旧铅蓄电池拆解和炼制铅锭的厂子。

陈某等人知道做的生意违法,选址十分偏僻。为躲避环保部门与公安机关的查处,他们将每个厂房的窗户都遮挡起来,运输废旧铅蓄电池、铅锭都在晚上进行,甚至在厂房门口专门雇佣了保安来观察外面的风向。

非法炼制铅锭的过程非常简单:通过购买冶炼炉子、鼓风机、铅块的模型等设备,一条收购、拆解、炼制废旧铅蓄电池的生产线就建成了。

截至案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陈某等人就从中获利1000余万元。

然而,该作坊的生产过程中并没有对排放物进行无害化处理,对化学废料的处置也没有按照规范流程,而是简单粗暴地将含铅的酸液倒入作坊周边的土壤中。此举虽能省下不菲的生产成本,但也严重污染了生态环境,并触犯了法律的高压线

集中整治

根据2016年版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弃的铅酸蓄电池被直接认定为危险废物。《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后果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其徒刑,并处罚金。

江苏此案在中国并非个例。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今年各地开展的涉废旧铅蓄电池污染环境犯罪案件专项打击整治工作中,辽宁省多个市县抓获犯罪嫌疑人40人;安徽省滁州市抓获犯罪嫌疑人36人;湖南省张家界抓获犯罪嫌疑人14人;山西省大同市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广西桂林市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北京警方联合天津、河北、内蒙古的警方展开联合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9人

在这些案件中,涉及的废旧铅蓄电池最少的有50吨,最多的则近3000吨。此外,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可见,从2016年至今,法院判决的类似案件有数十起。

对案件的梳理发现,涉案人员对废旧铅蓄电池的非法处理手段,可谓简单粗暴。比如,2018年年初,山东省曹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一起案件显示,被告人王某某在自家院落内从事收集、贮存废旧电池并倒卖的经营活动期间,曾用电钻将收购的带有酸液的废旧铅蓄电池钻孔,将酸液倾倒在其家院门南面的下水道淌水沟内

湖南省一起案件中,嫌疑人陈某某雇请工人对收购的废旧铅蓄电池进行拆解,将其中含铅酸液直接倒进卫生间下水道

同样,在广西南宁市年初查处的一起案件中,嫌疑人吴某用一把柴刀直接劈砍开废旧铅蓄电池盖,直接将电池里面的含铅酸液直接排放到围墙后边的土壤以及河流当中

“正规军”无米下锅

与非法作坊的超高利润率相比,正规废旧电池回收企业却经营压力奇高我国法规对电池回收企业有严格规定,需要申请许可证,才能从事废旧电池回收和处理。同时,考虑到去污染化成本和税费等因素,正规企业的利润率远低于非法电池回收作坊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目前,废旧铅蓄电池回收价格约为每吨9000元,冶炼出售的铅锭价格超过每吨18000元。每吨废旧铅蓄电池中,铅金属占比六七成,塑料占比不到一成,其余为含铅酸液。其中,铅、塑料均可回收。非法拆解点每出售1吨铅锭的牟利空间高达2000多元。

然而,正规拆解企业是在全封闭环境下,运用自动化机械设备,对废旧铅蓄电池进行破碎、分选、转化,每吨再生铅需纳税2000多元,环保成本也近千元,利润空间相对较小

非法拆解铅蓄电池年入千万,酸液直排下水道,周边土地寸草不生!

某正规拆解企业董事长对记者表示,“我们现在炼制的铅锭,每吨净利润只有五六百块钱,相比非法经营的要少很多!”

更尴尬的是,由于大部分的废旧铅蓄电池被小商小贩等非法途径高价收走,正规企业出现了“无米下锅”的情况。某业内人士向记者抱怨称,收到的废旧铅蓄电池,只有整个公司生产总容量的三分之一,“完全不够吃。”他说

2018年年初,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秘书长高延莉在一家报废汽车企业调研时发现,企业台账上回收的报废汽车有1万多辆,但废旧铅蓄电池却只有400多块,其余的不知去向。

非法拆解铅蓄电池年入千万,酸液直排下水道,周边土地寸草不生!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告诉记者:“中国大约有七成的废旧铅蓄电池都被小商小贩收走了。”

严格追溯制度

早在2010年工信部颁布的《电池行业重金属污染综合预防方案(征求意见稿)》就指出,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废旧铅酸蓄电池有组织的回收率已经超过90%,而中国有组织的回收率不到30%

为了规范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处理,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多种政策措施。但目前废旧铅蓄电池回收行业的无序现状依然存在

业内人士称,目前国家对非法回收废旧铅蓄电池行为的打击正在持续进行,不法企业的非法回收行为也有所收敛。不过,在目前国家对废旧电蓄电池的相关回收政策和标准中,并没有完全覆盖电蓄电池的全生命周期的机制,以及管控的具体操作细则。业内人士举例说,电池没有统一编码,这意味着各个厂家生产出来的电池没有办法与后端绑定和追溯

如何遏制反弹,从根本上消灭铅蓄电池的非法回收拆解现象,必须依赖一系列可行制度的建立。


公司电话: 0931-181 0946 7397  
公司邮箱:
gsfuwu@163.com
公司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酒钢大厦3号楼28层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