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企业服务网
咨询热线
0931-18109467397
Enterprise service network in GanSu province

企业服务
以交付品格的价值观为客户提供服务,深得客户信赖

中国访谈:2020年经济工作"稳"字当头 确保运行在合理区间

发表时间:2019-12-23 10:09

时间:2019年12月15日

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立群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总结了2019年经济工作,分析了当前经济形势,部署2020年经济工作。会议有哪些内容?中央对明年的经济工作又作了怎样的安排?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特邀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进行解读。

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特邀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进行解读。.jpg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


“稳经济”就是要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中国网: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期略有提前,是否跟当前比较严峻的经济形势有关呢?会议也提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下行压力加大的这个“大”字,您是怎么判断的?大到什么程度呢?主要困难在哪些方面?


张立群: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时间确实比去年要早一些。我想,这也是基于对形势的分析和判断,基于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未来形势的估计。现在来看,经济形势确实有非常严峻的一面。第一,我们现在处于“三期叠加”——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转换经济增长动力这个“三期叠加”阶段,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第一季度6.4%,但是第三季度降到6%了,第四季度就目前形势看很有可能掉到6%以下,这一下行压力确实比较大。


从外部环境来看,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的,动荡源和风险点明显增加。世界经济现在也是(处于)总体下行态势。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国内外经济形势比今年更为严峻。明年是我们“第一个百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关之年,也是“十三五”规划收关之年,而且要开启第二个百年的大幕,要开启“十四五”的新起点。在这样一个关键历史时点,面对这样一个非常严峻的形势,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做出了全面的安排和部署,对形势的严峻性有比较足够的估计。


中国网:这次会议提出要坚持“稳”字当头,全面做好“六稳”工作,第一次加上了“保稳定”,也第一次提出“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您如何理解这个“稳”字?又怎么看这些具体的保“稳”措施?


张立群:2020年,经济工作要分成两个战线。第一个战线就是你说的这个“稳”。这个“稳”在明年的经济工作当中居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主要是刚才谈到的形势严峻性和明年经济工作的重要性和关键性。所以明年首先要保“稳”,“稳”字当头。如果没有这个“稳”,如果经济增长继续下降的话,比如说脱贫攻坚,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发展作支撑,包括通过经济发展形成的财力增长来支持脱贫,这些难度都会显著加大。所以,打好脱贫攻坚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经济发展。


另外,从化解重大风险角度来看,比如金融风险,如果实体经济困难非常多,企业销售回款短缺,还款能力持续下降,银企之间的债务关系肯定会恶化,这对我们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从明年来看,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对三大攻坚战非常重要,对高质量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企业开工率每况愈下,财务收支困难越来越大的时候,甚至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时候就,它就没有条件去考虑提质增效,没有条件去考虑节能减排,所有这些方面的工作都会停顿下来。所以,“稳”是给“进”提供非常必要的前提条件。所以明年我们要把收关之年的硬仗打好,首先要保稳。


“稳”具体表现在“六稳”。“六稳”,这次中央经济会议用了一个单独的段落,对确保“六稳”、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做出了特殊的说明,可见中央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在这一背景下,明年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这对做好明年的经济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则。


围绕这个基本原则,我们还是要把围绕短期经济运行的突出矛盾,包括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的,要从系统论的角度出发完善经济治理的方式,要提高全局观念,在多因素当中实现动态平衡,就是要把明年干扰年度经济运行动态平衡的突出因素、主要矛盾找出来、抓准。这些方面就涉及到我们怎样判断中国经济目前的合理增长区间,以及持续下降的基本原因。


实际上中国经济增速下降主要是需求方面的原因,从2010年以后中国的出口增速和投资增速是持续显著下滑的,都是从20%以上或者30%以上持续降到负增长或者降到很低的增长率。比如投资今年1到10月份是5.2%的增长率,需求的持续下降,订单的大量减少是企业开工率下降,包括经济增速下降的基本原因。针对这个问题,从年度经济运行来看,最突出的矛盾是需求不足,是比较普遍的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矛盾。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这里面也做了很多的安排和部署,包括了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包括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这些方面的政策结合起来,在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都能受益、乘数效应比较明显的领域,包括民生,包括基建的短板方面进一步聚焦。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就是要集中力量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解决企业目前市场销售的困难和产能过剩的问题。


明年做好“六稳”的工作有很多的选项,但是我们要下决心,要把这些方面的工作,要把“六稳”和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的这样一些相关措施进一步完善,力度要进一步加强。


贯彻新发展理念要落实到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上


中国网:会议确定了明年的六大重点工作,排在首位的是贯彻新发展理念。那么,所谓的新发展理念,主要包含哪些内容?


张立群:新发展理念是我们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来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这五个理念。这五个理念和过去仅仅围绕GDP增速的理念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在经济发展实践当中,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我们对中国经济发展,对中国社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内在规律认识深化的结晶。新发展理念对指导当前经济工作非常重要。当然,新发展理念(的贯彻)是在各个方面不断完善、不断深化、不断落地的一个过程,所以也不能期望在一个短时间内新发展理念就能够使我们各个方面的发展面貌出现焕然一新的感觉,这个是需要有时间的。新发展理念的贯彻最主要要落实在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上。坚持新发展理念,但新发展理念核心还是发展,当然我们是用新的理念来抓发展,抓经济建设,但核心还是要抓发展、抓经济建设。而抓发展抓经济建设,也是解决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的最根本的一个途径。


现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最主要的体现是现在接近14亿人口,去年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4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我国已经是中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大概是1.26万美元,我们距离也不是很远。按照这样一个平均数来看,中国可能很快要进入高收入国家。


大家可能会很受鼓舞,但我们看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接近14亿人口,低收入群体和整个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现象比比皆是。比如占总人口20%的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在2017年时只有5890多元,全部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总量占到居民收入总量的比重只有1.2%;高收入群体的数量比较少,但是在收入中占比比较大。所以,很多人的感受是收入是被拉高的,说人均GDP达到多高,他感觉到他的收入没有达到这个水平.。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我们的发展不平衡是非常明显的。比如2018年我们的基尼系数是0.468,一般从国际来看,基尼系数超过0.4是警戒线。包括现在的城乡之间的差距,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018年的时候是农村居民的2.69倍;区域之间的发展差异,比如像江苏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是甘肃省人均的4倍以上。这些差距是多个方面的,我们要解决这些差距就要靠发展。


这个发展不是造就更多的高收入群体,最重要的是让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能够接近发达国家目前的水平。比如我们到2050年要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必须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不能带着这些问题进入现代化强国。要实现这一点,至少要达到美国现在低收入群体的人均收入水平。美国在2017年占全部总人口1/5的低收入群体,人均年收入是7890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大概在5.2万人民币左右。所以要让低收入群体在2050年达到美国低收入群体在2017年的收入水平,未来人均收入年均增长按照2017年的价格要达到7.05%,如果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达到7.05%,GDP的增长率要超过8%。如果没有这样的发展,真正让共享变成事实是实现不了的。


另外城乡之间的差距,如果我国还有很多人口在农村,到2050年我国农村和发达国家农村的差异还是很大的。但是我们要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解决好,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让我们的农村和发达国家的农村目前的状态大体相近。如果实现这一点,我们的城镇化还要大力推进,人口主体部分应该转入城市,农村主要是(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员,老人和儿童都应该进城。因为从医疗来看,提高城市医疗保障水平比在农村搞个诊所的代价要小得多。农村的孩子接受教育,包括学前教育,如果进城的话,那个规模效益比在农村办幼儿园要好得多。


中国未来发展要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要大幅度提高中国城镇化的水平,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靠持续较快的发展和增长。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中国发展的目标不是保6,而是要回归它正常的一个增长区间,我的研究认为是在7.5-8.5%之间,潜力也是有的。


我们说有这个需要,可能性就在于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提出来的,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直到目前比较成功的实践经验,有长期发展积累的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我们有超大的国内市场和内需潜力,我们有大量充足的人力资源和人才资源,所有这些都可以支持经济增长达到8%或者略高于8%,在这个区间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由于实际增长高于潜在经济增长率产生通货膨胀,在中国可能在8%附近不会出现这个情况。我国目前产能严重过剩,人力资源就业也还是不充分的,另外我们的资金剩余也是比较严重的。所以,面向现代化的长远目标,中国要有雄心壮志,要把自己拥有的这些有利条件充分把握住把握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贯彻新发展理念就要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真正地把发展的中心工作、把经济建设的中心工作抓实抓好,把整个经济发展的引擎充分地、强劲地发动起来。这是中国能够成功地走向第二个百年目标最重要的一个支撑和保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公司电话: 0931-181 0946 7397  
公司邮箱:
gsfuwu@163.com
公司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酒钢大厦3号楼28层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563号